日本a级片

“你可真让我失望,不过,你的演技,还真是厉害,居然连我都骗过去了!”杨裂风被几名捕快和狱卒,带去了一间审讯室,在这间审讯室之内,他见到了一脸阴郁的杜捕头,杜捕头望着杨裂风,满是失望的说道。

杨裂风闻言,自然是为之一愣,眼眸尽显迷茫,不解的问道:“杜捕头,你何出此言?”

“还装?呵呵,你不用装了,因为你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杜捕头闻言,嗤笑的说道。

“我马上能离开这里了?!”杨裂风闻言,顿时为之一惊,他自然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自然可以突然离开牢房。

“激动吧,开心吧,我现在不禁怀疑你们是商量好了做戏,不然的话,就是你人品卑劣,但是他念及旧情,不愿意弃你不管。”望着杨裂风,杜捕头嗤笑的说道。

“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杜捕头的话,说的杨裂风云里雾里,一脸懵逼,便是眉头微邹,向其问道。

“你的同伙,那名逃走的盗贼,绑架了城主的儿子,以此要挟,让我们放了你,所以,你马上就能离开了,明白了吧?”杜捕头冷声说道。

“什么?!”杜捕头的话,顿时令得杨裂风颇为惊讶,他自然怎么都不会想到,那名偷了他乾坤袋,利用他脱身,害他入狱的家伙,竟然会想办法救他。

“很惊讶的样子啊,看样子,你没想过他会救你!”杜捕头见到杨裂风这么惊讶,目光一动,旋即,冷笑的说道。

杨裂风一脸惊讶,点头说道:“是啊,从未想过。”

“看来,你和他在客栈之中不是做戏了,是你真的危机时刻想要让他一个人担罪,所以,你觉得他不可能会救你了,结果,他却是念及旧情,在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之后,他还是想办法来救你了,而且,还真救了你,城主已然下令,让一名捕快,带你去城外密林和他碰面。”杜捕头望着杨裂风,嗤声说道,眼眸之中,布满了浓浓的鄙夷。

“什么呀,他真是盗贼,我又不是,我哪里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是他对不起我,偷了我乾坤袋,还利用我脱身,最后,还害我入狱,虽然我很奇怪他为何要救我,不过,这不能证明我是他同伙,我才不屑做盗贼呢。”杨裂风闻言,一脸郁闷的说道,虽然说能够出去,自然再好不过,但是,被人误会看不起,也是他所不愿的事情。

蓝色吊带裙清纯女孩肩上落蝶唯美写真

杜捕头闻言,目光微微一怔,旋即,双眸转动之后,盯着杨裂风说道:“我不是在诈你,你是真的可以离开了,如此,可以告诉我实情了,你就是盗贼吧?”

“不是,我不是盗贼!信不信随你吧!”屡次被质疑,杨裂风也是有些火了,没好气的说道。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啊,也罢,我现在不问你了,马上就会有捕快送你去密林外,我希望,你能够看在我对你还算有些照顾的份儿上,见到你同伙之后,可以帮忙说说话,让他千万不要伤害少城主,以及送你过去的捕快。”杜捕头双目微沉,对杨裂风说道。

杨裂风闻言,脸上的郁闷之色,更浓,不悦的说道:“我说了,我不是盗贼,不论你问我多少遍,我都是这个回答,至于那家伙会不会见到我之后,撕票,这个你不用担心,从他能够救我来看,他应该不是穷凶极恶之人,倒是不至于在目标达成之后,干出撕票的事情。”

“好了,现在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毕竟,我现在说的话,你也未必相信,等你见到那名盗贼之人,再将你是不是盗贼的事情,告诉带你过去的名捕快吧,那时候,你说的,想必应该是真的了。”杜捕头深吸口气,说道,看着杨裂风,目有所动,语气也是有些变化。

杨裂风明白杜捕头的意思,便是点了点头。

“好了,事不宜迟,为了少城主的安危,你火速带着他去城外密林,将少城主平安带回。”杜捕头对审讯室门口一名捕快说道。

“是,头儿。”这名捕快应了一声。

然后,杜捕头便是从乾坤袋之中,招出了一根金色的绳子,灌入灵力,绑住了杨裂风,然后,那名捕快,便是带着杨裂风离开了。

“驾……”

“嗒嗒嗒……”

离开地牢之后,这名捕快带着杨裂风快速向城主府外行去,竟然是在城主府门口见到了城主华真,华真催促他路上快些,以免迟则生变,危及少城主性命。

于是,这名捕快和杨裂风共骑一骑,快马加鞭,向城外密林赶去。

………………

城外密林,林间一隅,模样清秀的少年对那坐立不安的华汕,笑着说道:“时间似乎有点久啊,你确定,你那城主老爹,在乎你的性命?该不会,因为你不怎么优秀出众,他不打算救你了吧?”

华汕闻言,面色一变,心中一紧,旋即连忙说道:“不,不可能,我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一定会救我的。”

“没了你,他可以再生啊!”清秀少年,戏虐一笑,问道,反正等着也是等着,不如逗逗这华汕。

“不,不可能,我爹早年因为一场恶战,不慎伤到了那里,无法再生育,所以,他这辈子,只有我这一个儿子,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会救我的,这点,你毋庸置疑。”生死面前,华汕根本顾不得给他老子留面子,直接将他老子的伤处透露出来。

模样清秀的少年闻言,也是微微一愣,他应该是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意逗逗华汕,没想到,竟然还得到了一个劲爆消息。

“好吧,如此说来,只要你爹想要延续香火,应该是会救你的。”一愣过后,模样清秀的少年,心中也是更加放心了不少,既然城主不能再生育,又只有华汕这一个儿子,那么,不出意外,应该是一定会救他的。

“会的,我爹一定会救我的。”华汕用力点头,说道。

“嗒嗒嗒……”

就在华汕话音落下没多久,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模样清秀的少年,连忙一个闪身,掠至了华汕身后,手中匕首,再次抵在了华汕脖子前。

他不知道来的人,是不是修为在七星武师之下,自然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将华汕的性命,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