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s官方网站

   疗养院。

   几年不见,秦素老了一大截,向颖几乎认不出来了。

   以前经过精心保养的皮肤就像缩水一般,眼角的皱纹深刻而醒目。

   她的头发剪成了很多老年妇女式的短发,没有打理,中间夹杂了一些白发。

   她安静的坐在窗边,就像向颖和向晚歌上次来看到的一样。

   她的房间依旧是疗养院最好的房间,但是里面的人已经日渐枯萎。

   向颖看见秦素这样的结局,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她也被秦素算计过,那个孩子,那一滩血。

   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痛,陆景庭肯定已经忘记了有个孩子曾来过吧?

   他或者她,肯定就像小墨墨一样可爱。

   对于这个孩子,向颖不恨陆景庭,她只恨自己。

   陆景庭一开始就说明了,他对她没有感情,两人情我愿,只是玩玩。

   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

   既然只是玩玩,对那个意外到来又“意外”离去的孩子,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

   并且当时那种情况,她也知道,陆家和秦素是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

   他们允许她怀着,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向晚歌而已。

   想到这里,向颖下意识捂住了小腹。

   当初孩子离开时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仿佛还在……

   可就算如此,她还是想抓住身边这个男人。

   是不是已经贱到无可救药?

   向颖转头,身边的陆景庭双眼失神的看着他妈,他似乎也没想到他妈老的这样快,就像过了保质期的苹果,在空气中慢慢枯萎,腐烂。

   向颖默默关上门退出去。

   陆景庭看着眼前的老女人,脑海里却依旧是那个高贵端庄的,对他们父子总是冷眼相向的贵妇。

   那样一个强势又心狠的女人。

   她骂自己的丈夫就跟骂儿子一样,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不惜利用亲生儿子的婚姻大事进行报复,不惜把自己的男人折腾进了监狱,不惜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下死手。

   她什么没干过?

   杀人放火,走私圈钱,她还有什么不敢做?

   她就在她亲生儿子的眼前,差点让他儿子喜欢的女人化为灰烬。

   就算到了最后走投无路了,她连向晚歌还未出生的孩子都敢害。

   还有什么是她没有做不敢做的?

   陆景庭捏紧了拳头,被他刻意忘记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一如他当初离开时让他心痛到无法呼吸。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妈?

   为什么?

   就因为有这样的妈,他连跟秦墨池抢的资格都没有。

   不!

   不仅是抢,他连想着那个女人都不敢,所以他只能离开,灰头土脸的,丧家之犬一般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在秦墨池和向晚歌面前,他这一辈子都挺不起腰。

   偏偏,秦墨池还帮他从他这败家亲妈手里保住了一些财产,叫他怎么敢接?有什么脸面去接?

   现在,他就是想喊秦墨池一声小舅都特么喊不出口。

   但是!

   这个女人是他妈,虽然坏透了,就是被拉进法场枪毙一百遍都不为过,但她还是他的亲妈。

   他是她生的,这一点,这辈子都改变不了。

   陆景庭顺着门板滑到地上,他就坐在门口,看着那个呆呆傻傻的老女人,感觉身上的力气被抽干净了,不过几步远的距离,他却觉得没有办法迈过去。

   不得不说,比起以前那个高贵大方的秦素,此时的秦素看着更顺眼一些。

   她的脸上没有了陆景庭熟悉的尖锐和凌厉,尽管她木头人一般痴傻,陆景庭却从她身上感觉到一点点难得的温暖。

   他甚至想,如果她妈早一点傻了,他们陆家是不是就不会垮了?

   向颖去找了院长,陆景庭了解了一下他妈的病情。

   秦素胃部的癌细胞扩散的太快了,医院的医生建议保守治疗。

   陆景庭干脆带着他妈去了C市另一家声誉不错的高级私人医院,给他妈办了入院手续。

   一系列检查下来,医生给的结论跟疗养院的院长说的差不多。

   那就住院治疗吧,陆景庭也清楚,他妈这只是在磨日子而已。

   不管怎样,他还是会尽力给她治,给她用最好的药,给她请专业的护工。

   从医院出来,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忙了一下午,陆景庭连话都没有时间跟向颖多说,这会儿才松开了一口气:“去吃饭吧,我请。”

   …

   在向颖的印象中,这是她和陆景庭第一次在正经的饭店正儿八经的吃饭。

   以前?

   以前他们约会的地方不是酒店酒吧就是夜店私人会所或者直接酒店开房,她跟陆景庭见面的目的也只是上床。

   谁能想到,曾经是那种关系的两个人,几年之后竟然还能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吃饭。

   向颖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这种感觉不得不说,很赞。

   “这里以前我经常来,没想到还在,味道也还在,试试他们家的粥,很不错。”陆景庭把一碗牛奶养颜八宝粥推给向颖:“我专门给点的,看,光看着是不是就特别有胃口。”

   那粥是用牛奶熬的,软烂粘稠,里面加了大枣枸杞等其他粗粮,看着确实挺有胃口,还养生。

   向颖喝了一口,奶味浓郁,香糯爽口,不由点头:“真的很好吃。”

   “是吧?”陆景庭得意的挑眉,他一得意,嘴上就没个把门的:“本少这辈子别的不擅长,就擅长三样东西,美食,美景,美人……”

   他没说完,向颖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

   这货知味,顿时哑声,尼玛,在向颖面前谈美人,好像确实很不妥啊。

   “呵呵,总之,C市有哪些好吃的,我可是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熟人,又是亲戚,以后没事儿可以一起聚聚啊。”

   向颖一边喝粥,一边回答:“行啊。”

   她回答的太快,陆景庭还愣了愣。

   记忆中,向颖好像也看他极其不顺眼的。

   不过向颖又加了一句:“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就像说的,咱们好歹是亲戚,确实应该多走动,下一次我请。”

   陆景庭听她这样说就放心了,也是,向颖本来就是个泼辣的性子,一般泼辣的人都不是小肚鸡肠的,过去的荒唐事她肯定也忘记了吧?

   “可以,下一次我叫上秦野和秦牧,带去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