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短视频下载app安装高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厉致谦移开视线,三十好几的人卖起萌来居然也不输那些小年轻,依然有让人脸红心跳的本事,他轻咳一声,“没看,瞎得瑟什么?”

顾昀将砂锅放进洗碗槽里,他气势汹汹地走过去,厉致谦下意识往后退,两人一进一退间,厉致谦退到冰箱上,被他壁咚到冰箱柜门上,他一手按在他腰侧,一手按在他脸侧。

两人的身高差不多,顾昀却还比他高几公分,这会儿他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声音哑得不像话,“再这么盯着我,我就要把持不住了。”

厉致谦:QAQ。

他想说他把持不住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可没有试图勾引他,然而这会儿被他这么暧昧的抵在冰箱上,他的心跳就像失控了一般,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他推了推他的肩膀,“给我起开,小零他们还在外面,让人看见不像话。”

顾昀不仅没松开他,还故意低下头去,两人的唇堪堪擦过彼此,一股电流倏地窜向全身,厉致谦眼睛陡地瞪圆。

顾昀却已经不着痕迹的退开,唇边带着一抹满足的笑意,“过来给我打下手。”

厉致谦脑子轰隆隆的,他要得寸进尺的真继续亲下来,说不定他还会反抗到底,可是撩人撩一半就跑,这又是什么骚操作?

厉致谦的目光下意识追随着他的身影而去,同为男性,他不得不承认顾昀身上有着致命的魅力,吸引着别人的目光。

思及此,他抬起手按了按被他一擦而过的唇角,一颗心杂乱无章,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他一个不经意的吻而心潮澎湃,所以他确实已经被他掰弯了吗?

夏日田园大小姐

顾昀回头,看他僵站着没动,他微一挑眉,“是打算等我过去抱吗?”

厉致谦无奈,他只好走过去,给顾昀打下手。

厨房里气氛古怪,厨房外面还好,顾浅规规矩矩的坐着,墨北尘和言零在玩数独,小孩反应迅速,不一会儿就将数字填满。

墨北尘看着他,也颇感欣慰。

顾浅打量完房间的装饰,一脸好奇的望着厨房方向,其实她并非迟钝的人,她早就感觉到顾昀和厉致谦之间不太对劲。

说兄弟情吧,好像又超乎兄弟情的亲密,说是人吧,又没有达到人的亲密,所以现在是兄弟情太过,人未满的状态吗?

她倒不歧视别人的性取向,在如今国外同性结婚都合法的情况下,她再歧视别人的性取向,那就是固步自封了。

可她怎么看都觉得顾昀和厉致谦两人不像那回事,因为之前和言洛希在娱乐圈里,她也曾听到小道消息,说谁和谁是同性。

她见过那两人,长得就gay里gay气的,可是他们却完全没有。

厉致谦虽然不像墨北尘和厉夜祈那样一看就霸气冷厉生人勿近,但是他俊秀温润,玉树临风,实在不太像那么回事啊。

“在想什么?”墨北尘瞧她探着脑袋往厨房方向张望,都恨不得眼睛脱眶,把眼珠子伸过去偷看,他委实觉得可爱又好笑。

顾浅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玩数独玩得专心的言零,压低声音八卦道:“大哥,说他们进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出来,在干什么呀?”

墨北尘微挑了眉,顾浅很少八卦,大约是里面那两位真的让她感到好奇,才会勾起了窥探之心,他笑道:“觉得呢?”

顾浅支着下巴,一脸茫然,“不知道。”

“去看看就知道了。”

顾浅:“……”

她才不会这么没眼力见的去打扰,万一人家正干柴烈火,她去撞见岂不尴尬,还是老老实实坐在这里等着吧。

等着等着,顾浅就等饿了。

然后她闻到一股饭菜香,她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起来,墨北尘侧头看她,眉峰微挑,似乎在诧异她怎么饿得这么快。

顾浅脸微红,“有点饿了呢,嘿嘿。”

墨北尘差点被她可爱的模样给萌化了,他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就见顾昀和厉致谦先后端着菜出来,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么远都能看到那菜色不错。

厉致谦放下盘子,过来收了言零的手机放在一旁,让他去洗手准备吃饭,等言零走后,他才对墨北尘他们道:“家常便饭,没有多讲究,们就不要嫌弃了。”

顾浅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嫌弃不嫌弃,我正好饿了呢,闻着挺香。”

然后她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起身就往餐厅方向走去,顾昀的手艺确实不错,虽是家常菜,也做得有几分大厨的水准,关键是真香。

墨北尘看着自家小姑娘都已经不客气的入座了,他也没什么好矜持的,跟着过去坐到顾浅旁边,顾昀正好摆饭上来。

不一会儿,言零洗好手出来,看到一桌丰盛的晚餐,他乖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等大家都坐下后,厉致谦才招呼众人吃饭。

顾昀夹了一根蜜汁烤排骨放进言零碗里,小家伙刚才盯着这盘排骨两眼放光,他说:“尝尝,看看顾叔叔的手艺如何。”

顾浅也望着那盘烤排骨,刚才她闻着的香味就是排骨的味道吧,可她不能和孩子抢啊,喜欢也得矜持一点。

墨北尘看穿了她的心思,伸筷子给她夹了一根排骨放进她碗里,“尝尝顾少校的手艺,咱们不是次次都有口福。”

顾浅眼巴巴的瞅着米饭上面烧得焦黄焦黄的排骨流口水,她虔诚的看向顾昀,“那我不客气的开动了。”

于是这一晚,顾浅和言零两人将那盘烤排骨吃了个干净,吃完以后都还意犹未尽,巴巴地望着顾昀,“顾少校,的手艺不错,我感觉我又回到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每到我过生日,院长妈妈就给我炖排骨,我好多年都没有尝到那种味道了,今天我尝到了。”

顾昀抬头看向她,“是孤儿?”

顾浅倒也没有觉得这些自己的禁忌,她说:“嗯。”

“难怪!”顾昀说了一句,他瞥向墨北尘,“要是喜欢吃,以后可以经常来小谦家做客,最让做菜的人满足的还是食客的捧场。”